伽蓝  

返回   伽蓝 > 文字分坛 > 文字

文字: 网络旅行者的“最后归宿旅店”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16-10-31, 14:14   第 1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8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阿九诗3首--2016年02月05日

阿九诗3首
2016年02月05日 10:06:50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简介:阿九, 原名李绚天,1966年生于安徽广德,1986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工程热物理学和化工学博士,职业工程师。现居加拿大温哥华。1988年开始诗歌创作和翻译,并在《北回归线》、《阵地》、《外省》、《诗江南》、《当代国际诗坛7》等刊物发表少量诗歌和译作。
  【在梦里飞行】
  好久没有做过会飞的梦了。
  从山坡,草地或阳台,
  任何一个心能摆平引力的地方起飞,
  告别生者的畜栏,
  告别大地渐缩的球形的语境。

  同温层上高寒的自由
  让心不知应该融化,还是更深地封冻;
  这颗雪莲一样盛开的心
  令你自夸,又难以承受。

  我们来自一个被通缉的星球。
  我们只能在梦里
  说出自己的地外身份。

  但在梦里飞还是不飞,绝对是一个
  人品问题;它决定了你
  是否能以一颗高飞的心
  来废除
  这低处轰鸣的不真实的生活。

  【热河1898】
  众多的黄金矿脉和冲积砂
  散落在直隶北方的山区,
  不加区分地闪烁于
  闪片岩、石英岩和石灰岩之间。
  转山子附近,
  北纬42度26分,东经119度12分的矿山
  打破了直隶矿脉
  一向小而贫的铁律。

  矿石由马拉轱辘吊上地面,
  先在火色沉闷的土窑里焙烧,
  直到里边传出
  开颅一般的惨叫。
  然后是淬火,一场噩梦迭起的水刑。
  铁锤的一阵乱拳之下,
  再硬的石头
  怕也招架不住而碎如瓦砾。

  这还没完。矿里还雇了三十头骡子,
  每两头驱动一座石磨。
  新式的亨廷顿矿磨
  只在隔壁的山东省听说过,
  原始的人力脚磨仍在沿着北上的官道
  混入淘金的人流。

  附近的农民买下矿粉,
  挑回家里,趁冬季农闲干起了副业。
  即便利薄如纸,
  直隶一省1898年产金,算起来
  也有五万两之巨。

  热河都统寿荫这次前来,没坐轿子。
  在喝斥了一头挡道的
  本地驴子后,此人提了六分矿税,
  一鞭子打在马背上。

  帝国像尘土一样在他的身后散开。

  【断蚓】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谭嗣同

  我就是一条断蚓,
  冰凉的头部并不在乎下身的离去。
  倒是那后半截,虽然理论上
  只是一具残尸,
  却在地上痛苦地抽搐。

  但那痛只是看客的痛,那抽搐
  只是观者内心的挣扎。
  世人在恐惧里
  捏造了一种不存在的痛感,
  并像一只花环一样
  将它戴在
  我早已落地的头上。

  我曾怜悯过被快刀宰杀的牛羊。
  但有后人告诉我,斩首
  乃是最仁慈的残忍--
  那食草的头会在瞬间
  因失血而忘记伤口,
  而与中枢神经分离的躯干
  则永远丧失了追求痛苦的能力。

  “就来个痛快的!”
  那一刻,滚落在地的,不过是我
  盛年的一场春梦,
  而我的父,我的土和我的国
  也在梦中被劈成两半。
  那一刻,我是我自己的舞台;
  我是我自己的观众。

  午门外的阳光,让我彻底爱上了
  那把明晃晃的屠刀。
  我就是一座断头台,而我斩断的
  是一口嗜血的刀刃。

阿九诗3首--浙江网闻联播 http://gxxw.zjol.com.cn/gxxw/system/...20170417.shtml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22:57.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21, vBulletin Solutions, Inc.